博纳影业IPO过会追踪:监管争议业绩悄发会后听取

  • 时间:
  • 浏览:15

独家|博纳影业IPO会后跟踪:监管纠纷的表现很少会在会后发评论!即将启动的筹资项目已经遭受了巨大损失

来源:财经新闻

介绍:据财新独家了解,与大多数通过审核的IPO项目不同,博纳影业提出的IPO申请在审核委员会发布后不久,发行监管部在会后再次发布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审议了意见,要求他们再次提交有关问题的文件,以补充说明。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博纳影业的IPO尚未完成,但一些募集项目已经提前甚至完成。然而,这些项目中有数千万甚至更多的巨额资金。

陈玉川@北京

编辑:翟睿@北京

虽然备受关注的博纳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纳电影”)IPO已在11月5日的发行会上成功举行,但短期内仍难以获得发行批准。

"博纳影业的行业监管和业绩问题仍然是阻碍其上市的最大问题."11月13日,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知情人士向措措措财讯透露,尤其是业绩大幅下滑超过监管警示红线的争议,可能会直接影响监管部门下达最终批复的时间窗口。

早在11月5日博纳影业IPO举行的时候,就有彩讯独家报道。在当天上午召开的证监会2020年第159次审核会议上,博纳影业经历了近三个小时的答辩、质询和审议,最终通过了风险。(详情参见系列报告《深度捆绑中信证券“PE腐败”魅影难消 博纳影业IPO挟“特例”或单挑多道监管红线》和《独家|博纳影业IPO成功过会:发行定价才是难点,章子怡、黄晓明等突击入股账面或血亏,中植系收获近年首个IPO!》)

当时,一位接近博纳影业的相关人士告诉蔡财新,“在博纳影业相关人员现场回答询问后,当天参与审核的审核委员会进行了长时间的会后讨论。在最终投票环节,部分审核委员会成员投票反对博纳影业IPO。”

据《叩&叩财经新闻》独家了解,与大多数通过审核的IPO项目不同,博纳影业拟IPO申请在审批委员会发布后不久,发行监管部在会后再次发布了审批委员会工作会议的审核意见,要求其再次提交文件,对相关问题进行补充说明。博纳影业也是当天参加会议的五家公司中唯一一家,审批会后监管部门出具了审核意见。

“审计委员会出具工作意见,是指监管部门对其是否符合上市要求有异议。IPO企业有必要根据相关意见进行反馈和实施,并做出书面回复,其回复质量和实施结果将会直接影响拟IPO项目的实施过程。”上述与监管部门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士告诉扣扣财讯,无论是从目前的市场争议还是监管审查态度来看,博纳影业要获得这个“特例”——有色发行审批,都不容易。

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博纳影业的IPO尚未完成,但部分募资项目已经提前甚至完成。但这些项目已经发生了数千万级以上的巨额亏损,意味着募集资金尚未到位,本次IPO的潜在投资者已经会为博纳影业的项目承担投资风险,这在拟IPO企业中是相当少见的。

1)会后要求补充前10月的财务数据,监控争议的绩效预期

如上所述,对于博纳影业的IPO,除了在影视行业的资本监管外,正在经历业绩的急剧下滑,这将成为其IPO的最大障碍。

博纳影业在其招股说明书(声明稿)中承认,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其运营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据其合理估计,2020年博纳影业年营业收入将达到21.27亿元,同比下降31.73%;预计2020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6亿元,其中

根据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2019年3月发布的《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的相关规定,如果会后最近一期的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下降50%以上,或者下一报告期的业绩数据预计下降50%以上,监管部门基于审慎、安全的原则,暂不安排发行审批。

博纳影业IPO大会前夕,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审计委员会的IPO审计中,对业绩的考量一直是一个重要因素。过去的许多案例表明,如果报告期内业绩波动较大,特别是最近业绩下降30%以上的企业,很少能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但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监管部门将如何审核博纳影业的IPO申请,值得关注。”

在博纳电影有限公司IPO会议上,审核委员会提出了四类问题,其中前两类与2020年业绩有关。

博纳影业IPO相关材料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2020年上半年扭亏为盈。

IEC首先要求说明2020年上半年扭亏为盈的原因和合理性,是否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变化趋势一致。同时,该行要求其解释新冠肺炎疫情对发行人运营的影响是否可持续。发行人的经营环境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是否对发行人的可持续经营能力、未来可持续盈利能力和本次募集项目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说明发行人拟采取的改善措施和效果,以及结合复产和影视剧拍摄是否扭转了经营业绩下滑的趋势。

此外,博纳电影向证监会提交的盈利预测审计报告显示,2020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90.88万元,这一盈利预测的重要依据是基于今年第四季度博纳电影将上映动画电影《哪吒重生》等5部电影,实现票房40.9亿元的预测。

审核委员会随后要求博纳影业说明票房预测是否谨慎客观;是否有实施依据。同时,由于下半年《哪吒重生》等5部影片的编排计划和调整,发行人预测的上映日期与目前媒体公布的上映日期相差较大,IEC也要求他们给出说明。

虽然IEC在IEC现场密切关注其2020年的表现,并通过了一系列质疑,但博纳电影的回复显然没有说服现场所有的IEC成员,也没有打消监管部门的疑虑。

据《敲门财经新闻》报道,审核委员会在对博纳影业IPO申请进行审核后,形成统一的审核意见并下发,要求博纳影业相关机构对相关问题进行落实、补充和回复。

“证监会要求博纳电影在会后进一步补充今年前十个月的相关业绩等财务数据,进一步说明其2020年业绩预期的合理性,同时要求保荐人和申报会计师说明验证依据和过程。并出具明确的验证意见。”据上述接近监管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通常情况下,2020年中期报告完全符合博纳影业IPO审核的财务数据要求。现在刚过10月,证监会已要求博纳影业补充财务数据至10月底,同时要求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事务所进行验证并出具验证意见。这不仅会大大推迟博纳影业IPO的实施进程,也反映出监管部门对此次业绩大幅下滑的IPO‘特例’的审慎态度。”

显然,博纳影业的IPO能否在会后顺利推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补充前十个月最新业绩数据并同时完成中介验证的时间,监管部门还将进一步判断是否继续

自2017年10月22日金艺影视成功上市,整整三年过去了。由于行业和监管的多重因素,影视公司的a股IPO大门事实上已经关闭,即使在此期间,马华娱乐、合力辰光、视觉中国娱乐、新立媒体等多家国内知名影视公司也曾数次试图对a股市场发起冲击,但均未能回归。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到达审判会议之前就已经选择了。

在这个影视行业资本寒冬的背后,出现了一系列的风险问题,比如之前频繁的行业乱象,——明星资金套现,关联交易,高估值,虚假票房,逃税等。出现在过去许多上市影视企业的中间。

“影视投资的风险非常非常大。再加上资本的介入,行业的泡沫呈几何级放大,但泡沫终究会破灭。”一位获得新财富认可的文化传媒领域的券商分析师,曾向措措措财讯承认,这几年跨境影视行业有很多上市公司或其实际控制人,最后几乎都失败了。

由于风险大,近四年来,监管部门对影视剧项目的资金筹集更加谨慎。博纳电影有限公司更早就处于这个位置,试图以“募集院线主力资产”的理念向监管和市场传达其IPO不同于普通影视公司的特点。

但根据相关IPO申请材料,博纳影业计划发行不超过1.22亿股,拟募集资金14.24亿元。虽然有8.19亿资金投入博纳影院项目,但剩下的6.05亿资金将投入8部影视剧的制作。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博纳影业的IPO刚刚获得IPO批准,但其部分IPO募资项目已经实施,其中包括数千万的亏损。

这个巨大的损失主要来自于IPO计划募集的八部影片中的两部,而这八部影片中只有两部已经完成上映。

根据博纳电影的招股说明书,其6.05亿部电影将投资于包括《智取威虎山前传》、《热血沸腾》、《武林怪兽》和《妈阁是座城》在内的八部电影,其中《武林怪兽》和《妈阁是座城》预计将分别从本次IPO中筹集5200万和5000万美元。这两部电影分别在2018年12月21日和2019年12月21日上映。

但正是这两部电影,博纳影业作为IPO募资项目公开募集资金,不仅在票房上因滑铁卢而遭受巨大损失,也在口碑上拯救了街道。两部电影的豆瓣评分都没有超过6分,尤其是《武林怪兽》,豆瓣评分低至3.5分,几乎创下同类电影的最低分,被业内人士和众多粉丝视为“烂片”。

根据博纳电影当年的相关财务数据,《妈阁是座城》共获得票房5202万元。院线分割后,博纳影业在影片上的投资损失为2381.61万元。2018年和2019年,博纳分别为《武林怪兽》的制作服务支付了4273.19万元和6663.14万元。最终,因为这部电影的票房只有79660元,所以在票房分帐后,博纳电影在这部电影的投资上损失了4550.58万元。也就是说,仅在《武林怪兽》和《妈阁是座城》两部电影中,博纳影业就亏损了近7000万元。

但由于博纳影业同时代理了《武林怪兽》和《妈阁是座城》的发行业务,在其发行业务毛利率达到100%的前提下,抵消发行业务收入后,两部影片整体亏损仍超过2000万。

“在首次公开募股发布之前,融资项目已经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这在拟IPO企业中显然是罕见的,进一步凸显了影视行业投融资风险难以控制。也意味着随着博纳影业的IPO,成千上万的投资者将为博纳影业在上市前已经产生的巨额投资损失买单。”北京一家私人股本机构的投资主管表示。

(结束)